義大利系統-威尼斯學派 (Venice School)

里蒙納 (Cremona) 的提琴主要提供給歐洲的音樂家使用;米蘭的琴主要提供給中產階級使用;而威尼斯 (Venice) 的樂器,則被各階層人們拉奏著。這是因為威尼斯樂器是在封閉的市場流通,琴商接受歌劇院、孤兒院、教會等團體訂購,非屬個人或家族事業。不過,威尼斯提琴的售價遠高於米蘭 (Milan) 地區所製造的琴。

十七世紀中葉,威尼斯的弦樂器製造隨著繁榮的商業活動,已達到輝煌成就。工匠馬丁努斯‧凱撒 (Martinus Kaiser, 1642-1695) 原以魯特琴製作為業,不過也是第一位改變方向,開始製作小提琴的工匠。學生馬泰奧‧葛弗瑞勒 (Matteo Goffriller, 1659-1742) 在凱撒去世後,則成為威尼斯25年以來唯一的製琴工匠。直到1711年後,多梅尼科‧莫塔耶納 (Domenico Montagnana, 1687-1750) 、弗朗切斯卡‧葛貝替 (Francesco Gobetti, 1675-1723) 才開始經營他們自己的店鋪。

1717、1718年左右,來自波隆納 (Bologna) 的卡洛‧托諾利 (Carlo Tononi, 1675-1730) 與來自克里蒙納 (Cremona) 的彼得羅‧瓜奈里 (Pietro Guarneri of Mantua, 1655-1720) 進入威尼斯的製琴行列,在楔拉斯 (Matteo II Sellas) 的工作室工作,但又彼此獨立;1723年,桑通‧歇拉費 (Santo Seraphin, 1699-c. 1758) 加入。之後,威尼斯與土耳其發生政治利益衝突,導致城市發展衰敗,也間接影響了文化氣息。從1745年開始,威尼斯的製琴活力逐漸喪失,1750年代以後的製琴師有米凱萊‧蒂寇奈特 (Michele Deconet, 1712-1780) 、多梅尼科‧布桑 (Domenico Busan, 1720-1783) 、安瑟摩‧貝洛契歐 (Anselmo Bellosio, 1743-1793) 及安東尼奧‧鍥琳 (Antonio Cerin, 1774-c. 1808) 。

十六世紀中至十八世紀初,歐洲所使用的弦樂器,幾乎都來自於布雷西亞 (Brescia) 、克里蒙納 (Cremona) 、阿巴森 (Absam) 或阿爾卑斯山北麓的菲森 (Füssen) 地區。居於波札諾 (Bolzano) 的瑪蒂斯‧阿爾班尼 (Matthias Albani, 1634-1717) 對威尼斯的製琴師有很深的影響。由於波札諾居於威尼斯與德國內陸交通重鎮,因此木頭取材及漆料顏色上與阿爾卑斯山北麓的製琴家相當的不同。

威尼斯琴塗漆為深紅色、厚面板、薄背板之木板材質選用、琴頭的獨特設計方式、鑲線接近琴緣、特殊的F孔形狀,其下半部相當圓潤等,以上多屬德式風格之設計。這些特徵使提琴歌詠出溫暖、飽滿的低音音色。「獨立、自由、優雅」此三個詞彙,正可用來代表威尼斯提琴。

威尼斯製琴工業原為工會制度,由歌劇院、公家機關等機構委託訂單而製作提琴,但到了1820年代,古系統因政治動亂、經濟改變因素導致訂單減少,使得古威尼斯系統沒落。因此,1820年代起,威尼斯開始出現非主流製琴師在此活動的機會,包括迪里雅斯特 (Trieste) 的喬凡尼‧多蘭茲 (Govanni Dollenz, 1802-1857) 、以及喬凡納‧巴蒂斯塔‧博迪奧 (Giovanni Battista Bodio, 1776-1849) 以及彼得羅‧瓦列提諾 (Pietro Valentino Novello, c. 1759-1821) 等作者,但這些製琴師製作的樂器,在數量上或品質上都已不復當年。

直到1860年開始,由底葛尼 (Degani) 第二代成員─葛奧尼歐‧底葛尼 (Eugenio Degani, 1842-1901) 掀起了威尼斯提琴產業的文藝復興,也由於他培訓了許多學生,使得威尼斯系統得以開支散葉;直到1922年,因威尼斯經濟環境不佳,迫使其子朱利奧‧底葛尼 (Giulio Degani, 1875-1955) 遷徙至美國辛辛那提發展,威尼斯製琴系統就此宣告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