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系統-米蘭學派 (Milan School)

蘭(Milan)學派的發展,始於喬凡尼.格蘭奇諾(Giovanni Grancino, 1637-1709),獨特的製琴風格為往後米蘭製琴發展奠定重要的基礎。

傳說喬凡尼.格蘭奇諾是尼可羅.阿瑪蒂(Nicolò Amati, 1596-1684)學生,但在材料的選用、漆色、漆質及結構設計上,卻與阿瑪蒂琴大相逕庭。也許如此,使得米蘭學派製琴獨樹一格,從1680年代至1820年代,持續風行在北義大利米蘭。

喬凡尼‧葛蘭奇諾居住在米蘭大教堂附近─康特達‧拉加街(Street of Contrada Larga),那裡聚集了許多十八世紀中葉米蘭製琴家。而葛蘭奇諾家族所製作的提琴不僅品質優良,生意也相當興隆,雇用了許多助手,如此光景持續到了第三代。與父親同名的喬凡尼‧巴提斯塔‧葛蘭奇諾二世 (Giovanni Battista Grancino Ⅱ, 1673-ca. 1730)繼承了家業,根據1708年的文獻紀載,葛蘭奇諾二世與同事安東尼奧‧馬利安‧拉凡賽(Antonio Maria Lavazza, 1683-1708)產生爭執,再誤殺拉凡賽之後,葛蘭奇諾二世受到政府通緝,雖然事後未被判處死刑,但1709年老喬凡尼過世後,家族財產被判充公,並取消營業執照;葛蘭奇諾二世只能藏匿他處,偷偷製作提琴。雖然後來獲得特赦,但米蘭地區的製琴生意已經轉移至學徒卡洛.朱塞佩.泰斯托瑞(Carlo Guiseppe Testore, c. 1665-1716)之下。

自此,泰斯托瑞家族成了米蘭重要製琴家族之一,但卡洛接管沒多久就過世,工作室改由年幼的兒子卡洛.安東尼奧.泰斯托瑞(Carlo Antonio Testore, 1693-c. 1765)和保羅.安東尼奧.泰斯托瑞(Paulo Antonio Testore, 1700-1767)繼承,由於過於兄弟倆尚無足夠的經驗支持家業,因此米蘭地區的樂器品質逐漸下滑,後來第三代喬凡尼.泰斯托瑞(Giovanni Testore, 1724-1765)協助父親卡洛製琴時的作品,音色與製作水準算是相當不錯,但已不復前人的光景。

1750年代,蘭朵夫家族(Landolfi)再次引領米蘭學派,但卡洛.斐迪南多.蘭朵夫(Carlo Ferdinando Landolfi , c. 1710-1784)的作品風格不同於傳統米蘭學派,反倒和皮德蒙學派的喬凡尼.巴蒂斯塔.瓜達尼尼(Giovanni Battista Guadagnini, 1711-1786)有些類似。後來由家族第二代彼得羅.安東尼奧.蘭朵夫(Pietro Antonio Landolfi, c. 1730-1795)及學徒彼得羅.喬凡尼.梅塔岡薩(Pietro Giovanni Mantegazza, c. 1730-1803)領導另一代表性米蘭製琴與收藏家族。

梅塔岡薩家族(Mantegazza)活躍於1760年到1824年,彼得羅.朱賽佩死後,其事業由三個兒子弗朗切斯科.梅塔岡薩(Francesco Mantegazza, 1762-1824)以及卡洛.梅塔岡薩(Carlo Mantegazza, 1772-1814)、安東尼奧.梅塔岡薩(Antonio Mantegazza 1766-1790)。

喬柯瑪.李弗塔(Giacomo Rivolta , c. 1770-1844)結合多項史特拉底瓦里與當時米蘭學派梅塔岡薩琴板邊帶深翻邊的風格,發展出自己的特色。其作品以大體型中提琴、大提琴居多,小提琴的數量反而相當稀少,1820-1840年間為作品成熟期,以中提琴聞名於世;在中提琴發展史上,大師的樂器占有一席地位。李弗塔過世後因為戰亂,米蘭制琴業又再次停歇,直到1870年至1945年安東尼亞齊(Antoniazzi)家族與畢席亞克(Bisiach)家族出現,米蘭地區才又重新開啟另一幕製琴盛世。

米蘭派的特徵在於翻邊上較深,背板木頭常選用無花紋的木頭,他的中提琴、大提琴聞名於世,顏色上普遍以深紅及金黃色為主,背板的鑲線常以刻標記線方式完成,基本上屬於較便宜的樂器,但在音樂史上,米蘭中提琴及大提琴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