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大利系统-克里蒙纳学派 (Cremona School)

里蒙纳 (Cremona) 学派的产生对於後世制琴界有着很大的传承与教育意义,以文艺复兴当时的情况来看,商业活动大量增加,使小提琴买卖的交易量与销售的市场相当大,也让各制琴学派蓬勃发展,常见父子或整个家族传承接续的情况。克里蒙纳的乐器制造始於1520年代,传说中,制琴家马丁尼哥 (Giovanni Leonardo da Martinengo) 及学徒安德烈‧阿玛蒂 (Andrea Amati, c. 1505-1577) 从布雷西亚 (Brescia) 搬到克里蒙并开设工作室,开启了克里蒙纳的制琴王朝。十七世纪初的战乱与瘟疫,曾重创了克里蒙纳提琴制造的发展,而後尼可罗‧阿玛蒂又将克里蒙纳学派发扬光大,培育出制琴史上一位位重要的幕後推手,如卢杰利 (Francesco Ruggieri, c. 1620-1698) 、安德烈‧瓜奈里、卢杰利 (Giovanni Battista Ruggeri, 1653-1711) 等人。

当布雷西亚的制琴大师马吉尼 (Giovanni Paolo Maggini, 1580-c. 1630) 逝世後,制琴中心的领导地位遂由克里蒙纳所取代,直至十七世纪中叶,克里蒙纳的琴价已远高於布雷西亚的琴。在这些制琴师的经验传承之下,使克里蒙纳制琴学派的生命绵延不绝,直到史特拉底瓦里的年代,终於将克里蒙纳的制琴学派达到了技巧与声誉的巅峰,雄霸於义大利与全世界。

令人惋惜的是,当史特拉底瓦里与耶稣‧瓜奈里 (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ù, 1698-1744) 这两位大师辞世不久後,克里蒙纳的提琴事业约於1760年代开始衰落了。其原因可分为几个方面:北义大利的政治与经济处於不稳定的状态;制琴家族学派後继无人而使制琴传统失传;太多阿玛蒂、卢杰利 (Ruggieri) 、史特拉底瓦里大师的作品在北义大利流动,而影响到消费者向当代作者订购新琴的意愿;另外也受到德国米腾瓦将提琴产销导入企业化的因素,导致义大利坚持手工提琴制造的传统逐渐没落。

到了1850年代,从目前资料可知,克里蒙纳当地仅剩下三位制琴师制琴,分别为恩里柯‧契鲁蒂 (Enrico Ceruti, 1806-1883) 、彼得罗‧葛禄立 (Pietro Grulli, 1831-1898) 、朱塞佩‧贝尔特拉米 (Giuseppe Beltrami, 1889-1973) ,三人皆以商业利益为制琴考量,手工琴较少。在1937年为庆祝史特拉底瓦里去世两百周年,而成立国际提琴制作学院 (International Violin Making School) 之後,使得1950年後克里蒙纳的制琴传统再度复苏。

十九世纪初,提琴演奏家发挥了史特拉底瓦里与瓜奈里等名琴的潜力,让世人见识到这些名琴的优越性,促使克里蒙纳的名琴被赋予古董的价值。这些名琴经历了不同演奏家的人生际遇之後,丰富的传奇典故更增添了名琴的历史焠炼。二十世纪中叶,世人再度崇尚手艺与传统价值,使得义大利制琴师傅的手工琴艺再度为人所珍爱,各地的制琴师也以传承克里蒙纳制琴技术为号召。1938年,义大利政府在克里蒙纳克里蒙纳设立了国际制琴学校,制琴工作室也日益增多,使它重新获得了制琴圣地的名声。